无标题文档
飞入芒中·敬母亲——铁岭市“感恩家庭,讲述最温暖的百姓故事”分享活动之一九四
发表时间: 2016-12-17     来源: 铁岭文明网

  作者:曹连哲 选送单位:开原市威远中心小学

  有时候回想起来,我母亲对我的期待,并不像父亲那么明显而长远。小时候我的身体差,毛病多,母亲对我期望大概只有一个,就是祈求我的健康,为了让我平安长大,母亲常常背着我走很多的路去看医生,所以我童年时代对母亲留下的第一印象,就是趴在她的背上,去看医生。

 

  母亲是嫁到我们家才开始吃苦的,我印象里有几幕影像常常想起,有时候家里缺乏青菜,母亲会牵着我的手,穿过我家前的一片菅芒花。到番薯地去采番薯叶。有一次和母亲穿过芒花的时候,我发现她和新开的芒花一般高,芒花雪样的白,母亲的发墨一般的黑,真是非常美。那时感觉到能让母亲牵着手,真是天下最幸福的事情。

  还有一幕经常上演,是父亲到外面喝酒彻夜未归,如果是夏夜的夜晚,母亲就会搬着藤椅坐在院子里给我和姐姐讲故事。有一回她说道一半,突然叫起来,呀!真美。我们回过头,原来是我们家的狗互相追逐跑进前面那一片芒花,栖在芒花里的萤火虫哗然飞起。满天星星点点,衬着月下波浪一样摇曳的芒花,真是美极了。我在回头,看那时才30多岁的母亲,脸上流着欣悦的光泽,在星空下,我深深的觉得母亲是那样的美。只有那时母亲的美才能配得上满天的萤火。

  于是那一夜,我们侧坐在母亲身边,看萤火虫-------飞入忙中,最后只剩下一片宁静优雅的芒花轻轻摇曳。父亲果然未归,远处的山头晨曦微微升起,萤火在芒花中消失。

  我的母亲是这个时间上无数平凡人之一,却也是这个世界上无数伟大的母亲之一,她是那样传统,有着强大的韧力与耐力,才能从艰辛的农村生活过来,丝毫不怀有怨恨。她们那一代的生活目标非常的单纯,只是顾着丈夫,照顾儿女,几乎没有想过自己的存在。在我的记忆中母亲的忧病都是因我们而起,他的快乐也是因我们而起。

  不久前,我们回到乡下,看到家前的那一片芒花已经完全不见了,盖起一间间房子。现在那些芒花呢?仿佛都飞来开在母亲头上。母亲的头发已经花白,我想起母亲年轻时候走过芒花的黑发,不禁百感交集,尤其我和姐姐在外地工作,父亲每天忙着挣钱,母亲显得更孤独了,头发也更白了,这些都是她半生的青春拿来抚育我们的代价。

 

  童年时代,陪伴母亲看萤火虫飞入芒花的星星点点,在时空无常的流变里也不在有了,只有当我望见母亲的白发时才想起这些,想起萤火虫如何从芒花中哗然飞起,想起母亲脸上突然绽放的光泽,想起这广大的人间,我最慈爱的母亲。

责任编辑: 张湛杭
铁岭文明网右侧部分